新华网 正文
“宝妈微商”背后的酸甜苦辣
2020-08-31 09:12:23 来源: 中国妇女报
关注新华网
微博
Qzone
图集

资料图片?

  近年,互联网经济高速发展,点亮手机屏幕,每一个app后都蕴藏着无数的商机。就拿生活中常用的微信来说,谁的朋友圈没有被微商广告刷过屏呢?据统计,我国现有微商从业人数约3000万,其中 “宝妈微商” 近三成。当全职妈妈遇上电商,女性创业路上又有着怎样的机遇与挑战呢?

  林夕

  现居上海 微商从业历4个月

  在周围人眼中,林夕的生活是令人艳羡的。丈夫事业有成,婚后她成了全职太太。“我每个月10万的生活费,爱马仕铂金包也用得起,看上什么随便买”。然而,10年的主妇生活,在生育3个孩子过程中,林夕一度陷入了“丧偶式育儿”的孤独与焦虑。透过光鲜生活里的这一道裂缝,她看到了自己的“底气不足”。“别人都很羡慕我,可我除了老公和孩子,自己什么骄傲的资本也没有”。看着身边的职场妈妈们在工作中积累经验,打拼升职,林夕感觉自己不断被边缘化,个体的价值在家庭与社会中都得不到肯定。

  对微商,林夕也曾觉得看不上眼: “每天在朋友圈刷屏,觉得很low”。直到今年4月,她在一位英国布料品牌经销商的鼓励下开始学习布料知识与缝纫,并尝试通过小红书、知乎等网络平台展示自己的手作成果,林夕独到的审美立刻为她赢得了粉丝的青睐。短短4个月时间,她已成为一个400余人的布料团购群群主,生活也随之忙碌起来。在保姆与家庭教师的协助下,林夕得以在陪伴孩子之余获得6、7个小时专注工作的时间。选品、拍照、设计、接单、打包、发货、客服都由她一人完成,每天忙到凌晨。她笑言微商是“一个人开一家公司”。“每天都在发现问题,解决问题,不断地去学习”,能力提升的同时,也获得了可观的收入。林夕的神采中多了一份从容与自信,“我觉得独立有两层意思,一是人格精神独立,二是经济独立。微商让全职妈妈也能成为独立女性”。

  莎莎

  现居宁夏吴忠 微商从业历3年

  与林夕不同,莎莎出生于西北农村,婚后随着打工的丈夫到浙江生活。小学辍学的她在城市无法找到心仪的工作,主妇生活让她陷入深深的自卑中,“一个朋友也没有,出门不敢和人说话,觉得别人看不上我”。2015年正是微商爆发式发展的一年,经历多次求职失败的莎莎拿出自己的几千元私房钱,成了一位化妆品微商代理。为了向极力反对的丈夫与家人证明自己,莎莎在微商中投入了十二分的精力。克服自己的内向,她每天在城里来回坐公交车,添加陌生人微信扩大客源,晚上通过微商群学习销售技巧,反复琢磨直到深夜。通过自己的努力,她在当年发展了数十位“下线代理”,月收入过万,并获得了公司年度最佳代理称号。

  2016年,莎莎生下了第一个孩子。因无法兼顾育儿与微商,为了维持收入,她不得不把孩子送到农村老家让老人照顾。此后,她的微商事业不断发展,组建起了自己的代理团队,朋友圈中总能看到莎莎在全国各地参加公司活动的美照。然而,2017年底公司政策进行了调整,不仅之前承诺给莎莎的各种奖励都未兑现,还将她的团队拆分,直接导致其收入直线下滑。而此前与公司签订的微商合同,实际上却无法保护代理的权益,代理与公司之间的权力天平向后者极度倾斜。在与公司几次“谈判”无果后,莎莎退出了公司微信群,清空了朋友圈内容,留下了自己所有的下线代理,“净身出户”。

  再次谈及三年的微商经历,莎莎的话里更多的是无奈。“真的不适合我们这种老实人。”如今,莎莎已回到故乡开起了一家餐饮店,“也会在朋友圈还有抖音里发一发自己店的广告,做实体店心里踏实。”

  糖姐

  现居浙江义乌 微商从业历6年

  “你把微商当副业,那你赚的永远都只是副业的那点钱。”糖姐在团队培训时如此说道。糖姐高中毕业后从老家新疆到浙江打工,由于所在公司无法提供育儿假,结婚怀孕后她不得不辞职回老家待产。在迎接新生命的欢乐中,小家庭也面临了艰难的抉择。只凭丈夫一人的收入无法维持一家三口在浙江的生活费用。“要么我回去工作,把女儿交给老人带。要么我留在老家照顾女儿,和老公两地”。几经思虑,糖姐暗暗下了决心。“我和老公说,我们一家人要在一起。我可以一边带小孩一边赚钱”。2014年起,从当时刷屏朋友圈的爆款面膜开始,这六年间糖姐卖过儿童玩具、学习用品、化妆品、保健品,不仅有了一大批回头客,更建立起了自己的“核心代理战队”,2019年年收入近百万。

  总结自己的微商经验,糖姐给出了两个字的成功秘诀“投入”,“很多人把我们叫作‘宝妈微商’,但宝妈和微商是两件事。照顾小孩就全心全意照顾小孩,做生意就全心全意做生意,你两个都想做,结果什么也做不好。我那么多年才‘爆发’,就是因为之前小孩太小了,我分不出精力”。如今,糖姐的两个孩子都已上学,作为团队“老大”,她每天工作超过10小时,常常凌晨在朋友圈中发“晚安”,没有双休日与节假日,疫情前几乎每个月都要到外地出差。“现在赚钱哪有容易的?付出多少,得到多少。”糖姐坦言。

  通过林夕、莎莎与糖姐三人的经历,我们看到了宝妈微商们的现实处境。由于公共育儿支持体系的缺乏,作为育儿劳动的主要承担者,不少女性在生育后选择离开职场。微商灵活的工作时间与地点为宝妈们提供了自主创业的新机遇。但同时,微商行业发展缺乏规范,代理与公司之间的劳动关系模糊,劳动者权益在法律上无法得到有效保障,出现了代理“被坑”“被骗”等现象。另一方面,商业宣传中所谓“一部手机在家就能做”的微商,实际上却需要从业者投入大量的时间与精力才能获得一定的收入,宝妈们常常面对着育儿与创业不可兼得的困境,承受着工作-家庭之间不平衡带来的巨大压力。互联网经济的时代,电商在推动就业中的性别平等方面展现出巨大的潜力,但女性电商实现自我的路途仍然需要社会保障层面与法律层面的多重支持与守护。(作者:李之易 沈洋 分别为杭州师范大学公共管理学院讲师和上海交通大学国际与公共事务学院副教授、中国城市治理研究院研究员)

【纠错】 责任编辑: 陈梦谣
加载更多
重庆仙女山机场正式开始校飞
武汉江汉方舱医院正式关舱拆除
克什克腾风光
吉林珲春:边境村发展特色乡村旅游

新金沙游戏诚招代理:

?
010030101010000000000000011100001210777990
菲律宾申博开户合作 申博太阳城官网下载网址 申博会员注册网址 非侓滨娱乐城申博88 360时时彩平台
蒙特卡罗等级礼金 新澳门娱乐官网送彩金 澳门棋牌排名 澳门娱乐场登入 太阳娱乐公司
皇浦手机官网 888棋牌游戏 www.2978.com 幸运分分彩官网 百老汇真人美女
钱柜娱乐城博彩网站 开棋牌室怎么赚钱 申博游戏下载官方 通化大嘴棋牌 澳门百乐宫直营网址